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> 今日牟平网>旅游
养马岛后海边的“老马石”

2018-06-12 09:39:54

来源:  



  在养马岛后海边,有一块横卧海里的大礁石,渔民们叫它“老马石”。可是,行走在岸上的人,怎么也看不出这块礁石和马有什么关系,更别说“老马”了!这时候,上了岁数的老渔民就会告诉你——想看“老马石”,你得去海里!当然不是跳进海里!

  于是我们从养马岛的西端乘船出海,绕过链子石,途径车马道,等转过莲花夕照的时候,突然一道精亮的光从岸边闪过,耀得我们睁不开眼睛!老渔民指点着,那就是老马石的“眼”,等船驶近,我们才惊奇地发现,那是礁石上一个神奇的窟窿,阳光经过海面光线的反射,就像一只眼睛凝视着大海,凝视着北方……它的头一半埋在海水中,漆黑的马身疲惫地横卧在岸边,仿佛已走过千山万水,但唯有那只眼睛闪耀着不屈的光芒!

  于是,就在船上,就在老渔民的动情讲述中,我们听到了一个“老马”的故事!

  它是一匹有战功的马,胜利对于它来说,就像每天早上的饮水,每天晚上的草料一样平常。当年始皇帝亲手将它赐予蒙恬将军的时候,就注定它不平凡的一生。跟随着大将军,从矗立的山海关到辽阔的大草原,它看到多少人头滚落,血溅沙场。“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年归”——死亡对于它来说,已经是最平常的事情了。

  直到那一天,它载着蒙大将军巡视刚刚结束的战场,在漫山的尸骸中,在凝固的血泊中,将军们沉浸在大战结束的伤感中,所有人都丧失了应有的警惕。突然,就在马蹄下,一个卧伏在地的匈奴士兵,跳起身,挥刀直扑大将军而来,就在大家的惊呼声中,它突然昂首人立,一声长嘶,碗大的前蹄重重地砸在匈奴士兵的前胸,与此同时,匈奴兵的马刀也狠狠地砍在它的脖颈下,喷溅的马血让那个匈奴兵睁不开眼睛。行刺的匈奴兵立刻被亲兵们砍成了肉酱,大将军安然无事,可是它却因重伤从此离开了沙场,离开了蒙大将军,来到这个海滨小岛上。因为有皇帝的御赐金牌,和它忠心护主的功勋,它成了马群中的“太上皇”,上到御马监的前将军,下到伺候它的牧马兵,都对它恭恭敬敬。最好的草料要和着鸡蛋喂给它,从山上挑来的清泉专供它饮用,按照蒙大将军的交待,它既没有缰绳,也不准鞍辔,只是自由自在在小岛上颐养天年。

  远离了金戈铁马,黯淡了刀光剑影,随着“马齿徒增”,它却越来越不服管教,成了一匹真正的“劣马”。在马厩中,任何一匹马一旦靠近它,都会被踢被咬,它也从来不和别的马嬉戏,就连“伺候”它的牧马兵给它梳洗,都会被它狂躁的甩开。它接受不了人类的“亲昵”,它最爱的就是在暴雨中狂奔,或者在晚霞中伫立在后海边,凝视着远方的海天一色,每当这时候,牧马兵都说:它是在怀念大草原,怀念蒙大将军呢!

  其实,它没有人类那么多的念想,也不再渴望战场上的厮杀,它只是不甘心,不甘心自己就这样的老去,不甘心生命在沉默中消耗殆尽。可是,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?!——这个岛,注定会是它的天堂,当然,也是它的地狱!

  岁月就这样静静地流淌,日子就像每天的潮起潮落,悠然而平静,直到那个大风雪来临的夜晚。

  这年的冬天,天气出人意料得好,谁也没料到,温暖的阳光下孕育着百年不遇的大暴雪,就在一夜之间,天地间好像被白色的恶魔统治了,呼呼的北风就像助纣为虐的帮凶,挟带着铺天盖的雪花填充着整个世界。所有的马都躲在马厩中瑟瑟发抖,唯有这匹“老马”没有回来。

  原来老马在回马厩的途中,遇到了一匹正被饿狼追袭的小马,小马看到同类,惨叫着靠过来,那两只饿红了眼的狼也一起跟了上来。老马靠着它沉重的铁蹄,逼得两只狼不敢近身,于是它们改变了战术,不停围着两匹马转圈,趁机偷袭小马。老马左支右挡,却依旧防不住狡猾的狼前后夹击,无奈之下,它只有裹着小马,顶着北风往海边跑,它知道,只要跃下前面那道山梁,在后海边有一个石窟,躲进石窟里,就再也不怕狼在背后偷袭了。

  老马终于来到了海边石窟旁,为了掩护小马,它的后臀上已经被狼爪抓得血痕累累,它拼尽全力把小马挤进了石窟,然后转身怒视着饿狼和风雪!北风把狼的毛吹得倒竖起来,雪灌进狼的皮毛中,它们就像两只巨大的白色妖怪,瞪着四只绿油油的眼睛,伸着滴血的舌头,围在石窟左右。

  老马感受到了身后小马的颤抖和哀鸣,风雪就像箭簇一样抽打着它的面颊。突然,一阵久违了的战斗热血涌上心头,它仿佛重新回到了那剑与火的战场上,一声划过风雪的“嘶吼”好像在宣布——那个“草原上的王者”又重新回来了!!!

  一次次地进攻,一次次地防守!

  风在呼啸,血在飞溅!生与死的较量,就在这石窟边尽情上演,生命在战斗中绽放着耀眼的光彩……

  清晨,这匹老马依旧矗立在海边的砾石中,血和海水冻成的冰覆盖了它的全身。肆虐了一夜的白毛风终于要停了,东方已经露出黎明前的白色,老马盯着眼前也已经精疲力竭的饿狼,再回望身后精神抖擞的小马,它知道——这一次,自己又胜利了!

  天亮了,雪停了,牧马兵们终于找到了已经冻成了雕塑的“老马”和安然无恙的小马。他们想把老马抬回去,却怎么也搬不动它僵硬的身体,直到老军头来了,流着眼泪抚摸着老马说:“就让它留在这里,看着北方,看着蒙将军吧!”老马终于“轰”然倒下了!

  牧马兵们扒开砾石,将老马葬在这里。天长日久,海边居然出现了一块大礁石,漆黑的身子,半卧在海里,唯有一双晶亮亮的眸子,像极了老马的眼睛!牧马兵叫它——“老马石”!作者 杜广友

今日牟平主管

版权声明  新闻爆料热线:0535-6631311

相关报道
关于水母网 | 集团介绍 | 集团邮箱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法 | 版权声明 |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
新闻登载许可声明  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170009    
增值许可证:鲁B2-20050050号     广告经营许可证:鲁工商广字08-1685号     公安部备案号:37060202000120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:12377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侵权假冒举报:0535-12312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35-6631330   举报邮箱:   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
山东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站    疫情防控有害信息专项举报入口:jubao@shm.com.cn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“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”举报专区暴恐举报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信

  • 水母网官网微博
烟台日报社 本站官方网址www.shm.com.cn